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特种奶爸俏老婆

第七十三章:误入擂台

特种奶爸俏老婆 二斗 5139 2019-02-23 20:48

  第七十三章:误入擂台

  窗外的夜色愈发深沉朦胧,酒店客房里的灯光再温馨,也照不透心底的荒凉,周晓雅开了一瓶红酒,拎着酒瓶坐到了窗台上,楼下正好看到了捷达离去的车尾灯。

  仰头喝了一口闷酒,内心里的苦水翻涌上来,她突然目光凄迷,望着捷达消失的那个巷口,泪水再次滚烫的流了出来,洇湿了俊美的脸颊。

  后悔,这是一个生动的情感名词,它会让人不甘、遗憾、对当时的自己深恶痛绝,而此时此刻,周晓雅就陷入了一场无休无止的后悔死循环中。

  她后悔当初放弃了林昆,后悔自己那么的现实,那么的无情,如果林昆现在一无是处,她会优越的站在他的面前,心里会有着说不出的优越感,但此时的林昆却是一个极其神秘的成功男人,她满心肺腑的只剩后悔。

  车上的那一幕,她心中确实有过不甘心,没有把第一次给林昆,但这绝对不是她主动向林昆投怀送抱的理由,她是为了能够亲近林昆,以便日后林昆能对她有所帮助,归根到底她还是看上了林昆现在的能力。

  马路上,捷达里。

  林昆缓缓的开着车,笔直的马路已经有些空荡荡的了,可他就是不愿意把车开快,他也不想回家,只想找一个地方清静清静,让自己的心绪平复下去,他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老爷们,在部队里憋了那么久,刚才被周晓雅那么一勾引,身体里不安的肾上腺素到现在都还蠢蠢欲动呢。

  他本可以趁机把周晓雅给办了的,或者说只要他愿意,现在一个电话给周晓雅打过去,马上就可以去回酒店把周晓雅压在大床上给办了的。

  可他真干不出这事,不因为别的,就因为他心里知道周晓雅这女人碰不得,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叙叙旧还好,至于以后他不想他们再有更深的瓜葛。

  沿着马路,捷达不知不觉的开到了一片笙歌繁华的南城区,就在前方不远,‘百凤门舞厅’五个醒目的大字悬挂着,璀璨的灯光一闪一闪的。

  来到中港市到现在,林昆只去过一次夜场,就是前面的百凤门舞厅,那天晚上他本来是想去猎艳的,结果一波三折的从几个混混的手里救了章小雅,之后还被带到了南城区的警局中心,在警局里又遇到了沈曼……过去的事不提了,他现在就想进去故地重游一番,喝上一杯啤酒。

  捷达停在了百凤门舞厅后身的停车场,林昆叼着根烟,大大咧咧的朝舞厅大门口走过去,现在刚刚晚上十一点多钟,正是夜场生意火爆的时候,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,就有好几个身材火爆着装前卫的妞从林昆的身旁路过。

  林昆只是轻轻的一瞥,眼神并没有在这些妞儿的身上多逗留,他先站在舞厅的门口掏出手机给楚静瑶发了条短信:“我儿子睡觉了没?”

  没过几秒钟,楚静瑶的短信回过来了:“澄澄睡了,你什么时候回来。”

  林昆手里夹着烟,摸了摸下巴,他本来想实话实说告诉楚静瑶他准备到舞厅里喝酒,可不知道为什么,他心里突然犯虚了,就好像男人背着老婆在外面干了什么坏事一样,自言自语道:“怕什么怕,她又不真是我老婆!”

  说完,手指啪啪啪的在手机上摁了摁,“我在外面喝酒,晚点回去……”然后稍微犹豫了一会儿,又加上了一行字:“你早点休息,明天还得上班。”

  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,手机再没有短信过来,林昆这才走进了舞厅大门,门口两侧分列了一排穿戴整齐的男女服务员,齐声声的喊了句:“欢迎光临!”

  来过一次,再来也算是轻车熟路了,穿过了热闹涌动的舞池,林昆来到了他上次喝酒的那个吧台,点了一杯扎啤,可惜吧台小妹不是上次的那个小妹了。

  一边嘬着啤酒,身体一边跟着喧嚣的dj晃动,不知不觉已经喝了两杯啤酒下肚,吧台后的小妹是个见什么人说什么话的角色,林昆聊的开心了,又额外点了两杯啤酒送给小妹,夜场里的小妹各个都是海量,咕咚咕咚两杯啤酒就下肚了,林昆一看顿时来乐了,点了一堆啤酒开始跟这小妹喝了起来。

  也不知道喝了多久,反正最后是把那海量的吧台小妹给喝趴下了,林昆满意的拍拍手,站了起来去卫生间,他酒量虽然大,但这会儿也有些飘了,走起路来有些摇晃,穿过了喧嚣嘈杂的人群,来到了卫生间。

  放完水从卫生间里出来,林昆点了根烟,嫌舞厅的大厅里太喧嚣了,就走到了卫生间前面暗廊的拐角里抽烟,这暗廊的拐角很奇怪,一段黑漆漆的楼梯,好像是通向底下的,趁着三分的酒精作用,林昆起了好奇心,循着这段楼梯就向下走了去,脚步落在楼梯上发出咚咚咚的声音和吱嘎吱嘎的声音,这楼梯竟然是老式的木质楼梯,突然一阵冷风从楼梯下吹了上来,林昆身上不由的一哆嗦,打了个冷颤,昏昏欲睡的酒意一下子醒了大半。

  林昆人生的前十八年都是在农村度过的,农村本来就多鬼神的传说,这会儿他不自觉的就联想到鬼故事――喧闹的舞厅里,一个不为人知的漆黑角落,一段踩上去会发出吱呀声的木质老楼梯,一阵阴森森的冷风……

  换做普通人,处于这种情况下,肯定会被吓的脸色苍白,呼吸都变的冰凉,二话不说肯定撒丫子就逃回了舞厅的大厅,甚至直接逃出舞厅,可咱们的林大兵王却不是,这厮非但没感觉到害怕,反而更觉得有趣,大步的就向下面走去。

  越往下越没有灯光了,周围一片的漆黑,楼梯不是垂直向下的,中间有一个九十度的拐角,沿着拐角又向下走了两米的高度,才到达了底端。

  这下面更黑、更阴森森的冷了,空气冰凉的打在身上,林昆咬着牙齿直得得。

  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

  林昆叼着半截烟卷,抱着两个胳膊摩擦着,眼神左顾右盼的想看个究竟,可这周围除了漆黑就是漆黑,啥玩意儿也没有,他刚觉得没意思要回到上面,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‘吱嘎’的开门声,紧跟着‘砰’的一声,好像丢出了什么东西。

  林昆马上转过了身,正好看到前面的一段漆黑的长廊里透露出了一线光明,但随着‘吱嘎’的一声关门声,那丝光明马上就消失不见了。

  这一下,他心里又起了兴趣,其实也就是喝了点酒,要不正常的时候,他才不会这么无聊呢。

  林昆摸索着墙壁,向前面走去,想要过去看看刚才扔出的是什么东西,顺便去敲敲门看看能不能开,他以前听说过,一些个舞厅之类的场所,经常会涉及一些地下赌场之类的见不得光的买卖,那道门后十有八九是这样的买卖。

  林昆嘴角轻佻的一笑,小声的嘀咕着:“要真是地下赌场,老子就去玩两把。”嘴里刚嘀咕完,突然脚底下一绊,好像踩着一大坨软绵绵的东西,险些摔了个趔趄。

  “靠!”

  林昆嘴里骂了句,扶着墙站稳,伸脚冲绊着他的那个东西踹了两脚,马上就传来了两声微弱的呻吟,林昆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凛,掏出打火机就向地面上照去,结果打火机的火光一亮,他顿时惊讶的倒吸一口凉气。

  “我勒个去……”

  林昆嘴里不由的喊了一句,冰凉的地面上横竖了七八个上半身赤裸、浑身血迹斑斑的男人,这几个男人满脸的血污,全都是重伤但还没死。

  林昆眉头不由的一皱,看地面上横着这几个人的模样,他马上就联想到了地下拳场,可地下拳场里也没有这么虐待拳手的啊,打成重伤了就给丢出来。

  “哥们,你们这是怎么了啊?”林昆蹲下了身子,冲地上的男人们问道。

  “打……打……打……打……打……打擂台。”距离林昆最近,刚才被他踩了的那个哥们废了好大的力气说道,这一句话说出来差点要了这哥们半条命。

  看着周围几个人的伤势都差不多,林昆也不再多问了,直接来到了门前,轻轻的推了下去,他想自己悄悄的闯进去看个究竟,这一推门竟吱呀一声被推开了,这门居然没锁!

  林昆心中不由的窃喜,随着门被推开了一道缝,门后的声音马上就传来了,声音很大,但刚才他站在门外一点声音也没听到,可见这门的隔音效果不是一般的好。

  就听一道洪亮的声音从面前的一道黑幕后传来:“还有没有上来挑战的!如果没有人挑战,那今天晚上的胜者就是疯皇集团的虎哥,以后这百凤门舞厅的归属权也将划到疯皇集团的名下,现在我数最后三个数!”

  “一……”

  “二……”

  虽然不知道这黑幕的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,林昆还是准备上前去凑个热闹,顺着黑幕下的一道暗廊,就向前面走了过去,俗话说艺高人胆大,这也就是林大兵王了,换做别人碰上黑社会在这打擂台,还不被吓的赶紧屁颠的跑了。

  “三!”

  最后一声话音落地,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没人再敢上擂台挑战的时候,擂台背幕后的暗门突然被推开了,林昆叼着半截烟卷大大咧咧的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  在场所有的人都诧异了,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个身份不明的不速之客,林昆却是一副不明所以的神态,东看看,西瞅瞅,目光最后落在了站在他身侧两米远的光头大汉身上……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